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55 24

猜你喜欢

假如我们当下的每一刻,万物都归零
我们与所谓的物品、财富的关系很清楚。一切的依恋,都等于零。世间的一切,只有行动本身才可能有点价值。不行动,就是从零到零。行动,有一点可能从零到壹再到零。

更多专栏

重新捡起社会能量学

社会在变得越来越凶残。城市上空披挂着乌云,我要捡起“社会能量学”了。

七八年前,出于无知,自以为原创地,研究着闯荡着这门学问。用社会能量来考量和照见,各种各样的时人与时事。后来因为忙于其他琐碎,也自知不是做学问的料,就淡化了,忽略了,抛荒了。

这几天不知何故,突然又想起了它。觉得,也许是重新与它和好一阵的时候了。如果我要举办“彩色地球茶话会”,也许,我就会用它诊断和扫描,来找我闲聊的各种人。

读过书的人越来越多,赚过钱的人越来越多,经过商的人越来越多,旅过游的人越来越多,打过仗的人越来越多,贿过赂的人越来越多。走遍世界的人给了世界以能量,走遍世界的人给了出走的人以能量。尘土们在互相充电,彼此赋能。

由此,社会丛林中随机闪现的一个新点子,虽然仍旧是微暗的光,但在丛林本身的强光照耀和加持下,会被迅速地放大到最耀眼最刺目,会让那些自以为有经验的人看到美好亮丽的未来,会迅速地聚集资本,会迅速地引领话题。人们看到了远方,就以为到达了远方。人们看到了山,就想起曾经爬过的山,就以为也爬上了这座山。

看到的未必一定能走到,预料到的未必一定能实现。即使此前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这样的发展,也仍旧有可能到你参与的这一件事,会出现变化,确定的都会变得不确定;你抱得赶紧,它们挣脱得越快。

以前的人可能需要一点一点的累积,累积的过程就是行走的过程。而现在的人有了太多的累积,因此不愿意再接受更漫长的行走。因此,原来能确定的,现在似乎反而可能无法确定。因为,急于把目标当现实的人,容不得中间那尚未迈过的空隙。以前的人可能面前只有一条路,而现在的人每一天却可能有无数条路。能量不向一个方向奔流,再多的能量都会互斥和衰减。


为何不用“社会能量学”来进行研究和观察呢?几乎每个人每件事都可用能量的来源、去向、状态进行分析。每个人瞬间的社会能量场是不一样的,对别人能做成的事,到了他就做不成。他能做成的事,到了别人也一样做不成。究其原因,都是能量组合的不同,构成了不同的耦合场。

人在这个社会上变得更加凶残,但也会变得更加的混乱和无能。天上聚集了无数的云彩,却有可能形不成降雨。科学用来怀疑,宗教用来信仰,结果,科学变得了迷信,宗教制造了疑惑。(2018.6.10)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卖风买酒】,作者:冯百亿。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