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掉化妆品,韩国女性挑战传统美丽定义


卫报10月26日报道,‘Escape the corset': South Korean women rebel against strict beauty standards.

当车智媛(音译 Cha Ji-won)决定扔掉她所有的化妆品并且剪掉她的长发时,她妈妈成为第一个嘲笑她的人,“看啊,我现在有个儿子了。”

十二岁开始后的十几年来,车智媛每天都会一丝不苟地将化妆品应用到自己的脸上,使自己看起来跟接近韩国社会中主流对美丽的定义。中学时期,尽管学校禁止化妆,她仍然会躲着老师偷偷涂上粉底,让肤色变得更加美白。

她在油管上通过美妆视频来增进自己的化妆技巧,每月化妆品花费大约十万韩元(约600元人民币)。这时她刚20岁出头。不过,随着韩国女权主义运动的发展,现在车智媛毅然放弃她的化妆品,还有她染出来的一头金发。


车智媛 Cha Ji-Won

“我感觉自己重生了一样,”车智媛说道。“人每天精力总是有限,而我以前花费太多精力来担心自己不够‘漂亮’。现在,我更享受把精力放在阅读和锻炼上面。”

车智媛只是扔掉化妆品运动的一份子而已。在韩国,传统对美丽的标准要求女性每天花费大量时间来化妆,更别提每晚没完没了的护肤程序。女性每天必须提早两小时起床,小心翼翼去死皮,热毛巾敷面,然后在画出完美的妆容。扔掉化妆品的运动反对这样一种不现实的“美丽”。

越来越多女性反感如此费时费力的常规要求,开始在社交媒体上上传砸烂化妆品的视频。在视频中,她们还同时大喊“扔掉束腰带”,用意正是要将化妆比喻为历史上长期束缚女性,使女性拥有“标准”身型的束腰带。

自从韩国越来越多女性走上街头争取更广泛的性别平等,反对性骚扰以及偷拍等现象,扔掉化妆品运动可以看作韩国女性反对传统性别不平等运动的一部分。

但这一小运动在韩国却有着不一般的意义。韩国是整容大国,接近三分之一的女性接受过整容手术,并且化妆品牌产业在全球领先,总值约125亿美元。


首尔地铁站里的整容广告

“它们不能再控制我了”

现在,车智媛最多每月只花4000韩元(约24元人民币)用来购买润肤乳和润唇膏。

韩国传统对女性的美丽标准近乎是整齐划一的:白皮肤、大眼睛、高鼻梁、瘦腿、樱桃唇、小脸、九头身。加之韩国社会浓厚的谨守规范的传统,无数女性都在追求同样的外貌。

不过最近数月以来,数以千计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上,女性以砸烂化妆品的举措来抵抗关于美丽的主流观念。这正在一步步改变着社会对美的理解。扔掉化妆品运动背后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要将“美颜”重新定义为一种劳动,一种女性被期待去无偿执行的劳动。

在社交媒体上的一段视频中,两位女性将她们的眼影、粉底、腮红和指甲油涂洒在白纸上,形成一幅杰克逊·波洛克风格的抽象画。其中一位女性说:“我以前竟然觉得,我不这样出门会很尴尬。现在发现,打破它们的束缚是这么简单,它们不能再控制我了。”


一条推特上的留言配图说道,“我不敢相信我以前把这个挂在脸上。”


尽管现在还没有数据表明运动导致化妆品销售的下降,流传的言论似乎表明运动的确开始触碰到行业的底线。当地媒体报道,一名韩国著名化妆品零售商的管理人员匿名表示开始担心这一新运动,并且计划专注于提高针对男性的化妆品销售。另一名化妆品公司的职员表示,多家化妆品公司甚至不敢承认运动可能会影响到它们。

反对主流对美貌的标准的运动早已有之。早前五月,一位电视台新闻女主播因为在播报新闻的时候戴眼镜出演,引起了韩国社会的大讨论。而她竟然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戴眼镜出镜的新闻女主播。另一边,朴智媛(音译,Jiwon Park)开通了Instagram账号宣传正向对待身体,抵制传统对女性身材的狭窄定义。

韩国中央大学妇女研究教授李娜英(音译,Lee Na-Young)表示,“这个运动不仅旨在挑战传统对女性的性物化,也意在改变女性从属男性的地位。所以,我们不仅仅看到女性在化妆品和整容方面的变化,也看到女性关于着装的转变。”

“这些年轻女性正在经历着解放。一旦她们经历过,就不可能再回头了。”

※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女泉】(ID:GZxmtnx),作者:Benjamin Haas。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一枚小编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娇哥: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
本文描写了一位长期从事公益事业的青年人陈彩娇的工公益人生,,她是微辣共创者、蓝信封留守儿童关爱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