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NGOCN微信

NGOCN微信

简介:世界在沉默,我们有话说。 作为公益组织,我们试图摆脱一些重要议题长期被边缘化的困境,通过非虚构写作、影像等手段记录这些“非主流”议题和群体,让有价值的议题重回公众视野。

5 1

猜你喜欢

台湾同婚公投,后“释宪”时期的平权战役
11月24号台湾进行了同性婚姻及性别平等教育的相关公投,由挺同(支持同志)和反同双方提出的两组公投案,在提案内容可谓针锋相对,而公投结果不仅将影响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走向,更会直接影响到校园性别平等教育。本文由NGOCN微博在23号推出,围绕公投来谈谈“释宪”后的平权进展。

更多专栏

逃不掉,TianChao渣男

文丨邹一灿

这两天被《天朝渣男图鉴》刷屏了。微博、朋友圈都在说这个取材自真实案件的作品,反映了中国女性血淋淋的生存现实。

原视频和帖子被举报、被删后,网友顶风上传的《天朝渣男图鉴》视频过了6万转发;微博上有人迅速汇总各种女性遇害的社会新闻,做了《盛世女子图鉴》,转发已过2万。大批网友留言感慨,现在女性的生存环境满是敌意,也有人对于视频中提到的渣男咬牙切齿、怒不可遏,还有人表达了对视频中以暴制暴情节的极度舒适。有喜欢的当然就有不喜欢的,也有许多网友认为这个视频宣扬暴力、制造性别对立、带节奏等等。


《天朝渣男图鉴》图片

问题并不只是“渣”

我首先表明一下态度:暴力肯定是不能提倡的。不过说这个视频宣扬暴力也是有点过了。如果出现了以暴力反抗的情节,就要给影视作品扣上宣扬暴力的帽子,那目前过半的武侠、玄幻和抗战的剧目都不能看了。

其次,如果对这个视频的讨论只停留在女性有多惨、某些男性有多渣,渣男到底该不该死这种问题上,我觉得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渣男”这个词其实无法概括视频里所呈现的故事。视频中被杀死的5个男人,“胡同”出轨男和其他4个“萨克斯”家暴男、“滴滴”骚扰男、“龟儿子”杀娃男、“妹儿睡了”杀女男不属于一个类目里。

以我的观点看,只有出轨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渣男”,他违反的只是社会上约定俗成的一种道德,其他的都已经不能用“渣”来形容了,应该叫“犯罪男”

从这两年的新闻里可以看出,“犯罪男”很多,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妇女也很多。如果公众的情绪只沉浸在对“犯罪男”的憎恶和对受害妇女的同情中,对于改变这种情况没有太大帮助。


相关豆瓣话题截图,该话题已经404

诚然,“渣男”和“犯罪男”的量产、女性受害事件频出都与性别不公的社会结构脱不了干系。关于这方面的讨论也有很多佳作了,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在这篇文章中,我想谈论一些更具体的问题。

我想将目光从“渣男”两个字转移,试着追问以下这些问题:

应受法律制裁的“犯罪男”为什么最后死在了受害人手里?
为什么视频会唱出“我无可奈何,我非杀不可”?
为什么许多网友会认同非杀不可,甚至表示“以暴制暴的情节感到舒适”?

《支配》:长达十四年的真实家暴故事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想先介绍一部法国电影《支配》。这部电影改编自一部自传小说,是作者Alexandra Lange的真实家暴故事。Alexandra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她在2009年时因为不堪忍受丈夫Marcello Guillemin十多年的家暴,拿刀杀死了丈夫。

很多人面对家暴故事,总是会问,难道杀人就是最后一条出路了吗?为什么能忍受多年的折磨而不早早离开呢?这部影片非常详细地向大众展示了这个“非杀不可”的过程。


电影海报

最初,Alexandra比较不幸地断了与周围所有亲朋好友的联系,导致她无法及时跟外界沟通求援,只能越来越依附Marcello。Marcello比Alexandra大14岁,他们最初相爱的时候,Alexandra才18岁。Alexandra的父亲反对这段关系,也导致Alexandra和父亲决裂。


剧照:Alexandra因Marcello与父亲在街上大吵

Marcello嫉妒心很强并且总是疑神疑鬼。影片中Alexandra第一次被打,就是因为Marcello莫名疑心她与一位男性友人的关系。

当时Alexandra觉得很恐惧,迅速跑出去用公用电话亭给父亲打电话。但是或许想到了之前跟父亲的争执,加上Marcello打完后不久就低声下气道了歉,做了保证。Alexandra就原谅了他。


剧照:在电话亭里Marcello请求满面鲜血的Alexandra的原谅

接下来是Marcello对她的进一步控制。他不准Alexandra化妆打扮,不准她穿“暴露”的衣服,更不准她和任何男性友人见面。他持续对Alexandra施加暴力,甚至连她怀孕时也不放过。还常常用言语辱骂、羞辱,打击她的自尊心


剧照:Marcello殴打Alexandra

他毁掉了Alexandra所有的短裙短裤。当Alexandra质问她的衣服去哪里时,Marcello羞辱Alexandra穿那些衣服像妓女一样,觉得她穿这些衣服是去勾引别的男人。


剧照:Marcello毁掉Alexandra的衣服

有了孩子以后,这种控制的实现就更加容易。有一次Alexandra的父亲发现了Alexandra的处境想带走她,但Alexandra被Marcello用他们的孩子威胁而不敢离开。父亲走后,Marcello又温言细语跟妻子说,我们两个才是一家人。


剧照:Marcello与Alexandra父亲的对峙

Alexandra有没有想过离开呢?

当然有,但每当这种时候Marcello都会对Alexandra忏悔保证不会再犯,有时还会以自杀相威胁。然而在Alexandra相信他后不久,Marcello又会死灰复燃,虐打Alexandra。


剧照:Alexandra在闺蜜的帮助下第一次逃跑,被Marcello追上后,他下跪请求Alexandra的原谅

经过这段漫长的被羞辱和暴打的过程,与外界缺乏足够联系的Alexandra失去独立生活的能力,同时心理异常自卑,只能依附于他。在长期的殴打和求和过程中,受暴妇女往往表现出的一种特殊的行为模式,叫受虐妇女综合症

受虐妇女综合症有两个主要概念:一个是家庭暴力周期,一个是后天无助感。

后天无助感解释了为什么受暴妇女不能主动终止暴力婚姻。长期受暴后,受暴妇女的心理上会处于瘫痪的状态,觉得无助、无力、无处可逃。这种心态会不断愈演愈烈,直到最后爆发,杀死施暴者于是成了唯一的出路。

当然,受暴妇女也并不是毫无逃脱的机会。如果在她受暴的时候,法律能够及时介入制裁,社会能及时伸出援手,逃离并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可惜通常时候,法律和社会都缺位了。

Alexandra的邻居一直知晓Alexandra被家暴的事情,但是她保持了沉默。甚至有一次Alexandra被打到重伤,大女儿看不下去想找邻居帮忙时,她还躲了起来


剧照:Alexandra的邻居躲在床单后面不愿被大女儿找到

她也报过警,警察来了之后,问了问话就走了。


剧照:警察离开的背影

某一天,在一位热心街坊的帮助下,Alexandra带着孩子们第二次出逃。这次她和孩子们去了社会救助中心。本以为可以在救助中心得到合适的避难和照顾。结果救助中心无法为她提供住所,只为她订了一晚上的酒店。身无分文的Alexandra只能带着孩子在酒店暂住一晚再做打算。


剧照:伤痕累累的Alexandra在社会服务中心求助

结果第二天,Marcello就找到了酒店门口,因为救助中心给了他酒店的电话。Marcello再次温言好语劝说Alexandra回去。


剧照:Marcello找到酒店门口,打电话劝说Alexandra和他回去

Alexandra看到丈夫十分惊恐,当然不愿意回去。但是她没钱,也没谋生的能力,还带着四个孩子;她不敢找父亲,也不敢找闺蜜,根本也无路可走

丈夫问他是不是打算带着孩子露宿街头时,Alexandra最终答应回家。大女儿为此特别生气,觉得母亲疯了。


剧照:看到Marcello的Alexandra满脸惊恐

后来,好不容易有一天,警察找到Alexandra,开始调查Marcello曾经虐打他和前妻的儿子的事情。Marcello被警察带走,Alexandra也终于过上了一段时间的好日子。

不过过了一阵子,Marcello居然又回来了。Marcello归来的当晚,大儿子吓得尿了裤子。


剧照:Alexandra和Marcello的儿子看到父亲回家吓到失禁

归来的Marcello变本加厉,不仅虐打妻子和孩子,还强迫Alexandra在家卖淫赚钱。终于在一天晚上,Marcello再次殴打并威胁Alexandra要杀死她和孩子,Alexandra在被丈夫掐死的边缘拿刀杀死了Marcello。

Alexandra是杀人犯,缺位的法律和社会也是杀人犯

无所作为的警察,无法提供救助、还暴露受暴人地点的社会服务中心,冷漠的邻居看客。对社会的求助失败更是一次次加重了受暴妇女的无助感。

请问在这种情况下,让受暴妇女离开,她又能够去哪里?社会将受暴妇女隔成一个孤岛,除了身边的施暴人,周围全是一望无际的海水,她们的生路又在哪里呢?

我们在这里审判您,却从没能够帮助过您

在中国,也有不少这样的案例。

李彦杀夫案曾引起关于家暴议题的热议。四川妇女李彦长期受丈夫谭勇家暴,她试过被用烟头烫脸和下身,被打到不能走路、满脸是血,还曾被切去手指。离婚未果的李彦,最终在一次被打后,杀死谭勇。

李彦在最后杀死丈夫之前并非没有向外界求助过。她找过妇联、警察、居委、街坊邻居,但都没有一方能给到真正的帮忙,她后来在接受采访时曾反问道:“可我连一只小狗都不如吗?”——小狗掉下阳台尚有人救,她却没有。


李彦案的材料,图片来源自腾讯网

回到前面的三个问题:

应受法律制裁的“犯罪男”为什么最后死在了受害人手里?
为什么视频会唱出“我无可奈何,我非杀不可”?
为什么许多网友会认同非杀不可,甚至表示“以暴制暴的情节感到舒适”?

因为我们的法律没有做到它本应做的事情,因为我们的社会没提供它本应有的支持。

但凡能够及早制裁、威慑施暴者们,他们又何至于这样有恃无恐不停作恶呢;但凡给受害人一条出路,谁又愿意通过杀人这种毁灭别人和自我毁灭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苦难呢;但凡给受害人一个公正,围观的群众又怎么会认为暴力让人舒适呢。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李彦的审判发生在2015年,那时候我国第一部《反家暴法》还未实施。2016年该法实施后,反家暴工作有了不少进步,但问题仍有不少。

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发布的《反家暴法》实施二周年的监测报告中,发现相关责任单位,比如妇联、村委、居委、用人单位,以及公安机关和法院在处理家暴案件的时候,仍存在调解比例过高的问题。另外还有告诫书的签发量非常少,有些地方的警察甚至不知道有这样的机制;庇护所服务可利用性差;人身保护令申请数量不多、获准难等等问题。

当然基于性别的暴力不只有家庭暴力这一种。从反对大范围的性别暴力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法律和社会仍然辜负了很多受害者。

这一点甚至不需查什么数据,翻翻近期的新闻就知道了。比如那个曾经数次报警无果,最后被骚扰者烧死在路虎车上的女孩;又比如广西公交车上,那个被所谓有事实婚姻的男朋友公然猥亵的女孩;还比如那些被性骚扰的女性等等。

Alexandra最后被无罪释放了,而李彦在社会各界的请愿和努力之下最后从死刑改判了死缓。

回到电影中,法庭上本应该是公诉Alexandra的检察官Luc Frémiot,发表了一段慷慨激昂的陈词,要求无罪释放Alexandra。

我想用他最后的几句话来结束这篇文章。


剧照:Luc Frémiot的最后陈词

她杀他是为了自己不被杀。(对着审判团)在这一秒,我请你们把自己放在她的位置。因为这也是作为审判员/法官应该做的,(对着Alexandra)因为我们您才在这里。我们在这里审判您,却从没能够帮助过您,从没有。

Alexandra总是独自一人。今天,我不想让她一个人。(对着Alexandra)我今天想要站在您这边。您在法庭上什么也不用做,是这个社会应该跟您说话。我代表这个社会请求您的原谅。我以法国人民的名义跟您说对不起。(对着所有人)女士们,先生们和审判员们,我以我最大的力气请求你们,宣告Alexandra无罪。”

注:本剧网络资源并无字幕,笔者根据法语原声听译,如有关于上段文字翻译不准确之处,请大家指正。另Frémiot的头衔翻法语应为l’avocat général,根据理解译成检察官。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