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教师维权第一案胜诉始末


我问他你靠什么赢得尊重,他说,我靠为我的权利所作的斗争。
——柴静《看见》
 
2018年11月22日,山东青岛崂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判决,判决青岛萌宝王国幼儿园的非法辞退其员工明珏,并向明珏支付因非法解除劳动合同产生的赔偿金。两个月前,案件被送到仲裁庭时,明珏特意拿出准备好的标语站在法庭外,上面写着:“我教导孩子要诚实,所以我无法说谎。我是同性恋。”
 
 
明珏诉前雇主的案件,并不是于丽颖律师第一次代理与性少数群体相关的案件。2015年,身为一名律师的于丽颖第一次接触到与性少数群体有关的法律议题,在2018年初针对“同性恋内容禁令”的通则案当中,她就与广电总局有过接触。范坡坡诉广电总局案,秋白诉教育部案,小五诉出版社案,诸多与性少数群体反歧视的法律倡导中,都有她的身影。
 
也许这仅仅是个案,但是它代表了很多性少数群体在就业时面临的歧视问题。”谈及为明珏代理的初衷,她表现出对自己律师身份的自豪感。“我有责任用我的专业知识给予他帮助。”
 
作为职业法律人的于丽颖指出,在当前性少数群体面临就业歧视时,能参照现有的成功案例,通过诉诸法律而快速拿到经济补偿,会让更多人愿意站出来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对于法律倡导而言无疑是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在与其前雇主的案件中,明珏所主张的权利是得到法律支持的。因为劳动合同法中对于用人单位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有着清楚的规定: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 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

(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

(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 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

(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明珏被迫解除合同,用人单位作出的行为并不符合上述六点条件之一,因而可以依法向劳动仲裁庭提请诉讼。

劳动法第七十九条:劳动争议发生后,当事人可以向本单位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调解不成,当事人一方要求仲裁的,可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当事人一方也可以直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不少明珏的前同事都在为他的遭遇感到不平,也有人为他当初的举动而惋惜,当然明珏本人并不这么看。

此前明珏已经在幼教行业摸爬滚打了近十年,他眼中的工作并不如想象当中的轻松。责任,这是他每天必须要肩负也是不断提醒着自己的,作为教师,他需要把正直、善良、诚实这些优良品质传播给下一代人。明珏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2017年,曾经的雇主找到他,计划在青岛开设一个幼儿园,让其负责教学指导工作。

半年多时间过去了,幼儿园的经营也走上正轨,这是一个定位颇为高端的幼儿园,园方也一再标榜其高品质,在其宣传信息上写着“课程体系是蒙氏课程”、“经验丰富的师资团队,师生比1:4”、“ 蔬菜全部是有机蔬菜,饼干甜食等都是自己手工烘焙。”

这样一所幼儿园仅一个月学费加上餐费要价逼近4000元,已经和青岛当地人均月收入相差无几,打算报名的家长仍然趋之若鹜。明珏出色的工作,也赢得了家长和同事的认可,他的手机里还有之前供职幼儿园时所结识的学生家长,也是因为他的缘故,其中不少学生家长也让自己的孩子到新成立的幼儿园就读。

即便不在工作时间,明珏也保持着对自我高度的责任感,除了幼教的工作,明珏还把空闲时间用来参加公益活动上。他并没有把自己的性取向当作一件需要刻意隐瞒的事情,和无数身边发生的事情一样,同性恋对他来说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身份。跟母亲出柜以后,明珏希望能接触到更多社群的人。

“之前有一个年纪稍长的女同事,在知道我的同性恋身份以后,还企图向我介绍女朋友来掰直我。”明珏谈及记忆中对同事出柜时,自己遇到最大的困惑,好在长时间的相处,以往在人眼中印象不错的明珏渐渐让周围人了解到一个事实,同性恋只是很多种性取向的其中一种,它并没有什么特别。

公益工作和教师一样都需要言传身教,明珏把自己出柜的经历在社群当中分享,渐渐地他参加的活动多了,那些受困于性取向的的个人也频频向他寻求帮助,于是明珏成为了同性恋亲友会的一名志愿者。

2018年7月28日,这天是同性恋亲友会山东临沂分会成立两周年的聚会。明珏收到同性恋亲友会的邀请,便带上母亲一起参加,他在会上分享自己如何处理亲密关系的经验。会后,他分享的内容被记录在《临沂分会二周年庆丨吃鸡盛宴,我是同志我骄傲!》的文章里,2018年8月5日,明珏看到这篇文章后,把它转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
 
“我认为这篇文章很贴切,它能够帮助到更多人。”提及初衷,明珏并未介意被家长看到的后果,发出的文章是一条分组信息,明珏就职的幼儿园的投资人和新来的学生家长是看不到的。
 
第二天,明珏和另一名分管院长被叫至投资人的办公室,没想到对方直接摊牌。“当时他对我说,你是同性恋没有关系,但是你公开自己的身份,这与我们幼儿园的理念不符。”原来明珏前一天分享的文章,被之前幼儿园的学生家长看到,几经传递到了投资人这里。
 
“我当时就觉得很气愤,但是仍坚持跟对方讲道理。”明珏还拿出了C先生的跨性别就业歧视案做依据,表明随意解除劳动合同是违法的,投资人的态度却依然傲慢。“他就觉得一个公开身份的同性恋就不应从事教师的工作,我当时说你要是这样我会去起诉的,对方丢下一句话——告就告吧。”
 
迫于压力,明珏递交辞职信,但是并没有把纸质版留给园方。同事们知道以后纷纷向他表达惋惜,然而投资人那句“告就告吧”依然缭绕在明珏的心头。从自己投身公益事业的那一刻起,看到性少数群体的生存环境在一点点变好,面对这得来不易的改变,自己却仍在遭受不公正的对待,对此明珏想不通。
 
当天夜里,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阿强的电话被拨通了,作为一个专注于解决同志出柜与家庭问题的NGO组织,近些年阿强没少接到求助电话,诸如出柜后被家人软禁、出柜后被家人送到精神病医院,面对自己的权利被侵犯时,大部分都选择了缄默。阿强接到明珏电话,便鼓励道:“你这些年做公益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维护权益吗?”
 
第二天早上,明珏告诉阿强:“我想好了。”
 
 
 
对于同志权益促进会的燕子而言,这也不是他第一次遇到类似的求助,当事人愿意站出来维权,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这个案件能作为同志群体的法律倡导的一部分,是因为存在着一些争议点,比如一个同志能不能从事教师职业,一个同志能不能从事幼儿教师的工作。”
 
正是因为当前社会对于性少数群体还存在着偏见,借助法律倡导进行反歧视宣传就显得尤为重要,性少数群体不受歧视,需要在法律上有进一步的规定,毕竟没有一份白纸黑字的判决书更具有公信力的东西了。
 
除了NGO领域的工作,燕子还强调了跨领域合作的重要性,在这起案件中,一群集合了法学学生、法律学者和职业律师的彩虹法学院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正是有了北京义派性别平等法律中心的律师们无偿的工作,才奠定了胜诉的基础。
 
法庭辩论的焦点在于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
 
因为律师的介入,明珏通过电话录音的方式拿到了他被迫离职的证据。辩方律师先拿出了此前明珏通过微信提交的辞职信,于丽颖作为明珏的代理律师在仲裁庭上也阐明观点:
 
“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辞退员工与员工递交辞职信离职的处理流程是完全不一样的,况且电话录音当中也清楚的表明明珏是迫于园方压力被迫离职。”
 
辩方律师又提出第二个观点,因为明珏公开自己同性恋的身份导致其对园方造成不良影响,所以将其辞退。
 
“当时园方的观点在于因为明珏的性取向被部分家长所知晓,产生了一些不良后果,但是我们让园方举证产生了什么具体的不良后果,对方又拿不出来。”
 
明珏申请劳动仲裁时提出的请求包括:恢复劳动关系、支付双倍工资、支付未休年假工资和经济补偿,其中恢复劳动关系和经济补偿互为可选,案件经过审理之后做出判决,判令园方赔偿明珏的经济损失近四万元。
 
在于丽颖律师看来,判决书当中没有写明“同性恋的就业权权益受到法律保护”是一大瑕疵,案件的调解过程从上午10点持续到下午3点,为了一句话于丽颖律师与仲裁庭反复协商:
 
“当时他们就这句话反复跟上级领导请示,报告一直送到省一级领导那里,尽管最后没有写进判决书,但是在仲裁庭内部还是引起了关注和讨论。可能是地区的差异,当地对性少数群体的认知还不够全面。”
 
此外判决过程当中也回避了一些问题,没有对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进行审查。
 
 
 
另一位参与此案的唐向前律师表示,作为法律倡导的一部分,本案的裁决能持续在社会引发讨论,即同志会不会“教坏”孩子?消费者的偏好会不会成为辞退理由?
 
“有一些说法认为如果一个老师是同性恋,那他就有可能教会小孩子,这个想法本身就十分荒谬,有那么多异性恋教师,也没有把所有的学生都教育成异性恋。”
 
 “关于第二个问题会有一些争议,对于消费者或者说投资人而言,他们有一定的自主选择权,因此他们也有可能会根据自己的好恶去作出一些选择”,谈到第二个问题唐向前律师说道:“我们观点就是不同的消费观不应成为单位辞退员工的理由。”
 
与此前C先生的跨性别就业歧视案有所不同的地方在于,明珏一案,为当事人争取的赔偿金额相对较高,当一个人花了很多的时间精力去维权之后能换来一定的经济补偿,这对还在犹豫要不要维权的个体来说是一个激励,也会让更多性少数群体在遭遇歧视时更愿意站出来维权,而案件的不断胜诉,也能促进社群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
 
拿到裁决书以后,明珏坦言自己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目前来说当地的一些幼儿园可能会不太敢录用我,如果他们知道我是案件当事人的话。”
 
关于后续的行动,于丽颖律师说:“我们认为被申请人因为申请人性倾向曝光和参与同志公益活动后辞退,是歧视行为,考虑继续追究其相关的责任。”

※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GS乐点】(ID:gayspot),作者:王大湿。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CN实习生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家暴受害者:不离开,就活该被打?
蒋劲夫家暴案引起了社会对家暴话题的关注,实际上,新闻热搜背后是一个人数庞大的家暴受害群体。她们难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