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在北京蓝天下:一所打工子弟学校的艰难求索路

“同在蓝天下,共同成长进步”,2003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在北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写下这句话,寓意着外来工子女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权利。其后,这句话更被办学者解读作打工子弟学校的春天到了。

但随着大环境的变迁,北京打工子弟学校的生存空间似乎越来越狭小了:

作者 | 小田 

北京市正在进行义务教育阶段入学信息采集工作,针对非京籍学生的入学要求并没有大变化,家长仍然需要提供“五证”:在京务工就业证明、住所证明、户口薄、居住证或居住登记卡、户籍地无监护条件证明。不符合条件的,就无法入读公办学校。


图片来源自北京市义务教育入学服务平台

长期以来,一些无法符合“五证”条件的外来务工家长,都会选择把孩子送到北京市的打工子弟学校读书,直到升初中或高中时才把孩子送回户籍地的学校。不过,由于拆迁等原因,北京市打工子弟学校的数量正在减少。

与此同时,在北京人口疏解的政策下,外来务工人员数量有所减少,打工子弟学校的招生也受到影响。

同心实验学校是一所位于朝阳区金盏乡皮村的打工子弟学校,2005年由公益组织工友之家和志愿者一同成立,办学以来一直受到好评,也获得过不少企业、公益组织的支持。


去年年底,我们在同心实验学校进行了拍摄,希望透过影像让读者更好地了解北京打工子弟学校和在京流动儿童教育的真实状况:

点击看视频,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同心实验学校落脚的皮村是一个外来工聚集的社区,去年因打工诗人范雨素走红而受到公众关注,但这并没有降低其被“拆迁”的风险。校长沈金花也坦言:“皮村还能有几年我们不知道。”


同心实验学校的校长沈金花


地图上的皮村,位于五环和六环之间

社区环境的不稳定,一直是影响打工子弟学校办学的重要因素。随着近年皮村周边工厂的关闭或搬迁,同心实验学校的学生人数也在减少。同心童子军项目的工作人员王博则表示,工作核心还是服务工友和孩子,工友到哪,自己就跟到哪。

尽管同心实验学校能得到不少企业和公益组织的认可,但它至今仍是一所没有办学许可证的学校。沈金花表示,学校也想拿证,并且曾有机会通过改造学校硬件而达到审批条件,但得到的回复是无法办下来,且不是钱的问题。另一所北京打工子弟学校的校长也曾向NGOCN透露,办学许可证审批在收紧,过去没办到证的打工子弟学校,现在想拿证已经很困难了。


同心实验学校的操场

沈金花回顾2008年前后,那时候同心实验学校的毕业生还能考入北京市公立初中,最好的时候,一届毕业生几乎全员能进公立初中。但在2013年后,政策收紧,基本上没有学生能进到公立初中了。


六年级的班主任卢老师表示,大部分毕业生都会回老家,在学校班级数量上,年级越高班级就越少


张老师是同心实验学校的老师,女儿在读六年级,初中就要回老家了

人口管控政策、城市规划、学生减少等变化都直接影响着打工子弟学校的生存。2015年开始,同心实验学校考虑转型。例如学习补习机构,办普惠式的课外辅导,可是一旦设置了收费门槛,就必然把一部分低收入家庭拦住。目前,同心实验学校也没有得出一个具体的转型方案,而学校也在继续,沈金花形容,这是一个边摸索边向前的过程。

变动的大环境下,打工子弟学校的生存模式,依然在摸索之中。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小田。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NGOCN微信公众号(ID:ngocn05) 独立发声,使民间看到公益多种可能性。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邂逅家门口的生物多样性
虽然城市的扩张发展改变了原有自然生态系统与环境的地貌,但其实,城市不只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城市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