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付儿童性侵害?

六一儿童节前夕,最高人民检察院也表示了对儿童们的关爱——它通报了2017年以来检察机关依法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加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情况。

有一句话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性犯罪重犯率比较高,有必要推行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信息库和入职查询制度、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信息公开制度”,最高检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办公室主任郑新俭如此表示。

也就是说,建立性侵害者的全国数据库。这不禁使我们畅想起这样的画风,点一下手机,你就可以查看你身边有哪些隐藏的罪犯,然后对你的妻女作出提醒。

忍不住点赞。这个库,太有必要建了!

性侵害特殊在哪里?

电影《素媛》剧照

在所有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中,性侵害是比较特殊的一种。特殊在哪里?“发生率”太高了。在非洲,每三个儿童就有一个遭受性侵;美洲与亚洲的发生率在10.1%与23.9%之间;在北美,有15%-25%的女性和5%-15%的男性在童年时遭受过性侵。根据最高检的统计,性侵害和伤害案件在所有公诉案件中占据较大比例,不少地方甚至达60%之多。

根据最高检的报告,熟人作案比例高于陌生人,有些地方甚至有70%到80%是邻居、亲戚、朋友、师生等关系。之所以把“魔抓”伸向身边人,是因为不仅下手方便,而且很好善后,许多未成年人的自护意识、法治意识不强,甚至没有基本的性别意识,遇到侵害后不愿、不敢甚至不知道寻求帮助。最高检是这样说的,“应当说此类案件还有相当一部分没有被发现。即使发现了,由于证据问题,最终被认定的犯罪次数也比实际发生的少。”

另一方面,性侵害的重犯率高。许多惯犯放出来之后,并没有收手的意图,原因就在于他认为被抓到是一个概率问题,是运气不好的问题。在他眼里,打着“叔叔给你做检查”的名义,或许仍然能骗到一些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甚至,通过胁迫、利诱等方式,也能阻止她们讲出去。这方面有个可借鉴的数据——去年,上海市闵行区基层两院在办案过程中发现,该地域性侵未成年人的重犯率达到40%以上。

看完了上面两个原因,你就知道为什么必须要加强惩戒了。

著名的《梅根法案》

小梅根

这方面的先行者是最讲人权的美国。1994年7月29日,七岁的梅根在家门口玩耍时,邻居杰西过来说家里有一只小狗,要给梅根看。杰西刚搬到此地,周围的人对他知之甚少。好奇的梅根便跟着杰西到了他家里。谁知这一去便不复返——原来杰西是个性惯犯,曾两度因猥亵儿童罪被判刑。在搬到汉密尔顿镇前,杰西刚刑满释放,但当地执法机关对此完全不知。

小梅根事件震惊了整个新泽西州,直接促使了《梅根法案》的出台。根据此法,居住在美国的为人父母者,都可以进入美国司法部的网站,轻松查询到自己居住的区域登记有哪些有性侵案底的危险分子,包括他们姓名、照片、住址和所犯罪行等详细资料。而且,案犯还要定时打报告,以便官方更新资料,如果没能做到,那可得小心了,这可能又是一条罪状。

一定会有人说,这是否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权与人权?是否杜绝了他们改过的机会?

这是一种左翼平权观点,但抱歉,它不对。因为它不符合正义原则。何为自然正义?就是一报还一报,你侵犯我,我就要报复你。因此,正义考虑的大前提是伸张正义的问题,既然如此,便要考虑惩罚力度与威慑力度是否足够——如果你考虑到“熟人作案”的概率,特别是“重犯”概率,就会很自然有以下的理解,所谓公开信息,不过是扩大惩罚的力度,扩大惩罚的范围。大谈隐私权,是本末倒置。

被侵害者的身心伤害是最需要关心的

况且,这好像有点没搞清状况。以给施害者改过自新的名义,牺牲受害者的正义、削减惩罚力度与威慑力度,怎么看都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人家小姑娘可能身心俱累,一辈子都沉溺在这样的痛苦里,你竟然先去关心一个罪犯的人权和隐私权,这是不是有点过于“慷慨”了?

从现实角度理解,“以暴制暴”也是最合理的解决方式。在《梅根法案》施行以后,大多数美国人是这样说的:如果你不想让你的照片出现在搜索结果中,很简单,别作案就行。可见,人们关心妻女安全,更胜过于关心性侵罪犯的隐私权,基于这一观点,一些国家和地区甚至提出了“化学阉割”。

性侵罪犯如何洗白自己

性侵害者应该用持久的行动和努力证明自己值得重回社会

在我国,也有了不少地方层面的探索。2016年,浙江省慈溪市检察院、法院、公安局与司法局等就联合出台《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信息公开实施办法》,规定对实施严重性侵害未成年人行为的犯罪人员,在其刑满释放后或者假释、缓刑期间,通过各种渠道对其个人信息进行公开,方便公众随时查询,警示犯罪,预防未成年人受到性侵害。

2017年12月1日,还有了一例标准的“大数据库”模式的判罚。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法院对四名涉嫌强奸、猥亵未成年人的被告人进行集中宣判。同时,在刑事判决生效一个月后,这四名性侵罪犯的个人信息将通过司法机关的门户网站、微信公号与微博等渠道向社会进行公开。公开内容包括罪犯的姓名、身份证号、照片、年龄、性别与案由等事项。

上海也有探索。当地的人大代表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表示,效果很好,只是数据库太小。很明显,最高检的表态,便是基于对其效果的认同,也是对民意的一种回应。

在六一儿童节到来之际,我们需要再次提醒大家——在充满陌生人的社会里,我们要找到保护自己的方法。建立全国性侵害者的数据库,让每个人都查询自己身边的罪犯,让这些有案底、有动机的人不敢犯罪、不能犯罪,是一种保护女性尤其是女童的有力手段。

这比坐牢要厉害多了,因为罪犯们清楚,一旦再次把脏手伸出去,就别想在正常社会玩了。如果他还执意这么做,这样的人也不会值得尊重——我们虽然乐见其改过自新,但应该明白,世间所有的尊重都是挣得而不是应得的,性侵害者应该用持久的行动和努力证明这一点。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微思客】(ID:wethinker2016l),网站:www.wethinker.com,作者:青的蜂。原文链接可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NGOCN实习生一枚!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本周活动推介(6.11-6.17)
今天的广州雨下个不停,大概是欢庆高考的学子们要迎来新的生活了吧。话归正题,下周我们的活动推介同样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