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54 24

猜你喜欢

重新捡起社会能量学
几乎每个人每件事都可用能量的来源、去向、状态进行分析。每个人瞬间的社会能量场是不一样的,对别人能做成的事,到了他就做不成。他能做成的事,到了别人也一样做不成。究其原因,都是能量组合的不同,构成了不同的耦合场。所以为何不用“社会能量学”来进行研究和观察呢?

更多专栏

公益限制了我们的想像力?

昨天晚上,与两个小伙伴聊天。都是做公益的,都在千里马私董会里浸泡过,但不约而同地说,公益,似乎在限制我们的想像力。

或者说,限制了我们的社会野性。

以前,在我理解,公益人是最强大的,因为大家必须以最有限的手法和资源,去解决社会上最难解决的那些边缘之事。

因此,经常很是自信满满,经常暗中窃喜自己也是个要做公益的人。

后来发现,实况与想像有巨大的差异,公益本身的那些纯正要求,似乎非常严厉地限制了工作的想像力,导致公益人超乎寻常地老实本分起来。

有时候想,这似乎与人的进化有关系。人这个物种,进化的过程,似乎就是丧失野性的过程。自然的丛林如此凶险,社会的丛林如此凶险,人类似乎想出来的对抗凶险的最好办法,就是建造一个个的封闭系统,让后代在里面安全无忧地生活。

而社会丛林的开放性和凶残性却又哪里是封闭系统所能阻挡和拦截的。在封闭系统里呆得越久,社会丛林的适应力越差,越容易成为社会丛林的牺牲品,反而导致了更多灾难和发生。

何况,即使生理上不遭遇灾难,心理也会出现诸多的疾病。人的身心灵又如此的合一,身会影响到心,心会影响到身,封闭系统里的人,反而活得更是艰难。

何况,人的野性,又哪里是封闭系统所能够压抑和控制的。一旦爆发,封闭系统本身会被这些人性的炸药所掀翻。

最遵循天道和规律的做法,就是从小就生活在开放系统中。

抚养后代是如此,做公益,更是如此。那些假装不理解社会,那些不愿意面对社会丛林的人,要想成为有工作想像力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更坚决地推送到社会丛林中。

提升野性,除了回到丛林,当然就是增加解决问题的决心。解决的难题越多,公益的野性越强。

公益不应当也不可能限制我们的想像力,因为,只要真正地去解决社会难题,那么,一切的野性都会得到发挥。从这个立场上说,那些没有野性和想像力的公益人,本质上,是不想去解决社会难题。既然如此,何必假装做公益?(2018.6.6)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卖风买酒】,作者:冯百亿。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