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来了,“三和大神”将成往事?

NHK纪录片截图

随着日本NHK电视台纪录片《三和人才市场:中国日结百元的青年们》的播出,网络上又出现一波关注“三和大神”的小高潮。与之前大部分国内带有猎奇眼光的报道不一样,NHK纪录片试图探讨“三和大神”背后的社会结构。

三和日结零工很多都是留守儿童出身,他们有的是因为交不起学费去打工赚钱,打工期间学籍被注销。纪录片中也提到,一位受工伤的一代移民工人勤苦劳动在深圳开店,他的女儿却不能在深圳入学,只能回家做留守儿童。三和的日结零工也颠覆了人们对移民工人的刻板印象,原来并不是所有“农民工”都想勤奋打工赚钱。这些结构性的解读让人们得以窥见“三和大神”困境的一角。

三和工友为什么要做日结?

百度贴吧“三和大神”吧里有吧友这样发帖:“我们三和人是有原则的!流水线飞机拉不进,管理狗太装屄不进,厂里女孩纸太少不进,没有空调车间不进,猪食食堂不进,附近没有修车点[1]不进!低于17/h不进,干七天跑路拿不到工资不进!我们不是懒惰,我们也不甘心堕落,而是缺少一个进好厂的机会,我们甚至想现在就上班。”

那些在三和做日结零工的人们都是自甘堕落的吗?

百度“三和大神”贴吧

在百度帖吧“三和大神”吧里有这样一个名词:“团饭”,是指沦落街头的工友实在没饭吃了,希望吧友支援一两块钱,几个人凑一顿饭钱,先撑过去再说,再去做日结工,或者进包吃包住的厂子。

“有老哥能给我团个饭吃吗?饿了差不多两天了,今天又下雨,本来今天打算进厂的。团个八块吃个炒粉就可以!!喝了自来水两天,实在没力气撑下去 ”

“这几天暂时在网吧睡觉,还好这个网吧可以让人睡觉,明天我跟中介看厂了。 ”

一位吧友在“三和大神”吧发帖说自己已经差不多两天没吃饭,只能喝自来水度日。他在贴子下面留下微信,希望吧友“团饭”可以让自己吃一顿饱饭。通过微信聊天,他告诉我自己是被黑中介骗到江门。

工友得到“团饭”后,连吃了四碗米饭

“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和一个老哥在三和没钱吃饭。”

“有个招工的说是不是没钱吃饭,他说要不要工作,要的话可以介绍。”

“我们说工作好的话就做,他就说江门有个厂十八块一个小时。”

“我们觉得可以就跟他到江门了,来到江门才说十一块小时,说我们听错了。“

这位工友之前在一家电子厂上班,不能忍受夜班,辞工回家,加上过年就在家玩了几个月。回到深圳后,和朋友挤在三和一间租金每月600元的出租房,据他说,这是三和最便宜最差的房子了。

“你在深圳找了多长时间工作?”我问他。

“一个月。”

“深圳的厂很多要体检,和不包住。”

“体检要钱,没钱啊,而且很多不包住,就来了。”

“江门的厂多数不用体检,包住。”

“就是被黑中介骗了,我不和他做了,自己找工作。”

痛骂黑中介帖子下网友的留言

黑中介是工友们最痛恨的人,贴吧里经常有曝光黑中介的帖子,网友的留言经常是“砍死他”。

工友们找工作,很多时候不仅面临黑中介的欺骗,进厂之后还要面临厂里各种克扣。不满勤要扣钱,食堂伙食太烂,拖欠工资,社保那属于妄想了,做工不开心辞工还要不到工资。

等待做日结零工的工友,本图来自网络

虽然有很多因为赌博负债累累,沦落到三和的人,但很显然,也有许多工友是被黑中介黑厂逼到三和做日结的零工。贴吧里经常出现的“兄弟别去,那是黑厂,我们先去上网”这句话,已然是被损害的产线工人的心声了。

日结零工本应是人人嫌弃没保障的工作,可为什么这么多工友要做日结工?不过是因为做完日结就可以拿到工钱,不用疲于应对黑中介黑厂的各种黑手。工人出卖劳动,按时拿到工钱,本应该是市场经济最基本的规则,可这会好像都成了奢望。

十九世纪中叶,欧洲的工人运动风起云涌,工友团结起来争取权益。“做一天的工作,得一天公平的工资”,这句被马克思和恩格斯批判过的工联主义口号[2],在三和日结工的心中应该是神往的生活了吧。

相对廉价的生活成本

两元一瓶的“大水”

三和所在的区域属于景乐南北片区,那里有深圳龙华区最大的人才市场。

在三和生活成本相对比较低,吃面五块钱,床位每晚只要十五块,这还是涨价之后的价位,两年前,床位是每晚八块钱,吃面也只要三四块钱。农民楼一楼遍布网吧,还可以在网吧打游戏,累了就睡在网吧。还有传说中的“大水”,2元一瓶,2升。

三和45元一晚的日租单间

在三和,日租房有两种:床位和单间。床位类似集体宿舍,很多租客睡在一间房子里;而单间通常就是一间小宿舍,凉席、小薄被顶多加上个电风扇,也有一些价格贵一点的有卫生间。

在景乐村南区,大约5平米的单间加1平米的卫生间,里面全部家具是一张床,加上凉席和被单,一天50元,不能月租。而床位房通常租金是一个铺位15元,有公共卫生间,可以洗澡洗衣服,屋里通风很差,充斥着难闻的味道,也有臭虫会半夜咬醒租客。

就算是这样恶劣的住宿环境,也是一床位难求。我们问了几个日租房老板,都说床位没了,只有一两间单间房,这也反应出在三和附近的日结零工和找工作的人的确很多。大概三和日结零工很少有女工,老板们说没有女工床位。

实在没钱还可以睡马路

有大的人才市场加之生活成本低,久而久之,很多人来深圳打工的落脚地就是三和。三和也聚集了一大批被黑中介黑厂伤过心的靠做日结为生的零工。

目前在三和,做日结通常一天工钱大概是100元到150元,一般会包中饭。这样看来,如果睡床位吃最简单的面,的确可以“日结一天,玩三天”。

日结零工大都是一些单调枯燥或者出力气的活,一般要在早上五六点钟去人才市场门口等待中介招工。做天猫打包的一位日结工这样描述工作:虽然不是流水线,但堪比流水线的单调枯燥,需要马不停碲地重复那几个打包动作。

这位直播自己在三和做日结的吧友这样说:“现在的日结是越来越难找了!其实暑假工对三和老哥的冲击还是蛮大的。一方面导致了工价的下跌,之前的天猫(日结工资)150变成现在的130;一方面竞争更激烈了,稍微去晚一点可能就上不了车。”

“三和往事,景乐新生”?

暑假要到了,因为要和学生暑假工的竞争,找工做更难了,但努努力还是可以找到的。但万科来了,日结零工可能要逐渐被迫离开三和了。

万科正在改造三和“农民房”

2017年9月28日,深圳万科投资运营事业中心执行合伙人辜庆勇向界面新闻确认,万科已介入景乐新村整治事宜,具体模式便是万科与业主签订租赁协议,在对房间与小区进行改造后对外出租,他称这个项目目前处于“刚起步”阶段。[3]

万科“升级改造”深圳城中城,已不是什么新闻。很多租客都已被迫从自己的小家中搬出,富士康工友也有发出抗议联名信。

万科在景乐村的“升级改造”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其中不少房子在施工。景乐村也有一栋已改造好的公寓,万科用“泊寓”品牌来运营这栋楼。

万科在三和即将招租的泊寓公寓房

泊寓服务于有态度、有活力的城市青年,致力于为漂泊在外的“奋青”们营造公寓式的“家”。在泊寓,拎包入住是基础,品牌家电随你用,健身房、书吧、休闲室就怕你不来,从清雅隔间到豪华loft,装载各式各样的梦。泊寓,出租的不是房间,而是房间里的欢笑跟态度。 [4]

泊寓这种服务于青年人的公寓,看起来也很美好,当然这些房子的租金也会美美地上涨吧。可是,那些原来在城中村租房的人真的需要这种租金变高的房子吗?

2017年4月22日,万科创始人、万科董事会名誉主席王石现身深圳城市共创大会活动现场作演讲致辞。他说:

“深圳1044个城中村里居住了60%的城市人口,这些村落在全市辖区范围内均匀分布,为四面八方来到深圳追求梦想的人提供了第一落脚点,他们是特区活力与竞争力的基石。”

“城中村不应大拆大建,万科要对它们系统改造运营。”

这个“系统性改造”是怎样的?“万村计划”以“城中村综合整治+引进物资营管+城市化商业运营”的模式开展工作。简单来说,就是引进许多当下生活业态,大型超市、品牌餐饮、文创展览。

很明显,“升级改造”后,这将是一个不属于工人的社区,而是属于‘人才’、‘精英’的社区,社区周边的消费也会相应提高。

可从“四面八方来到深圳追求梦想的人”有钱落脚在这种高端社区吗?我们的日租房还会有吗?我们便宜的小餐馆还会有吗?我们的网吧还有会吗?我们还能“日结一天,玩三天”吗?

万科景乐综合整治办公室

万科来了,三和日结零工的“基地”要成“往事”了。

注释:
[1] “修车点”的意思是性交易场所。
[2] 工联主义又称“工会主义”,要求改善工会工人的经济条件和法律地位。 工联主义是19世纪中叶国际工人运动中出现的一种资产阶级改良主义思潮。对于“做一天的工作,得一天公平的工资”这句英国工人的口号,恩格斯指出资本主义的“公平”只是资产阶级“公平”地剥削工人,工人阶级不应该满足于这一口号,而应该提出 “劳动资料——原料、工厂、机器——归工人自己所有!”。
[3] 脱轨的“三和大神”
http://www.namedbygodbiblestudy.com/zqtzpt/article/1703352.html
[4] 来自泊寓“关于泊寓”中对泊寓的介绍
http://www.namedbygodbiblestudy.com/zqtzpt/homepage/about-us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尖椒部落】(ID:jianjiaobuluo),作者:王小嗨,她是马克思主义者,她是剩余的民工,她是赛博空间的游击队员。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都和她有关。原文链接可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今天天气不错。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本周活动推介(7.23-7.29)
本周的活动可谓精彩纷呈:成为自然体验师、关注尘肺病工人群体、探讨同志婚姻平权......涵盖了环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