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零废弃实践者

零废弃实践者

简介:陈立雯——环保行动者、零废弃实践者。专栏内容:在地垃圾分类,打造零废弃村庄实践中的经验和教训,垃圾治理中公众参与的重要性,环保NGO参与零废弃实践所带来的环境治理变化,垃圾分类政策实行中遭遇的挑战,垃圾分类中不同垃圾处理中的利弊,最头疼垃圾之一——塑料在生活和环境治理中的易与难,目前垃圾分类治理和可持续发展的障碍,垃圾治理中各利益相关方如何参与实现协作等。

2 0

猜你喜欢

开讲啦!混合垃圾处理体系症结和分类治理出路
城市生活垃圾如何处理的问题一直很严峻,这些年政府尝试建立垃圾分类体系,从试点到推行,现状如何?成效如何?过去的民间废品回收体系又发挥了什么作用?城市生活垃圾的处理方法逐渐进入“焚烧”时代,而这种取代填埋处理的焚烧垃圾场在运营营利上却和垃圾分类相悖,垃圾处理的症结与出路何在?

更多专栏

什么在影响北京的废品回收?

垃圾管理作为社会环境治理的一部分,其收运和处理等所需的硬件建设都成为重要的基础设施配置。不同于大部分发达国家在垃圾管理方面的支出,生活源垃圾都是由政府组织管理实现的。1980年代后,我国城市生活源垃圾是两大系统在运行,环卫体系收运的混合垃圾,和民间回收体系主导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俗称废品回收体系。环卫部门的工作一直是政府公共财政支出和负担的部分,一切视为政府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而民间废品回收则是完全市场导向的商业运行,没有垃圾管理部门的参与和财政支持。前者是混合垃圾处理,后者是在分类回收和分类处理。如果后者运行不佳,后果之一就是越来越多可回收物进入混合垃圾处理系统,成为垃圾,而不是循环再生利用。

以北京为例,民间废品回收体系,经过过去30多年的发展,日趋成熟。但随着北京人口政策控制,城市化步伐的放缓等时代的到来,民间回收体系最近几年出现了严重衰落。这种衰落表现在方方面面,但2017年所经历的寒冬,显然成为最大的重创,可能让废品回收行业一蹶不振。在废品回收危机到来之际,如果我们丝毫没有危机意识,那未来我们要面临的不仅是萎缩的分类回收率,也将需要花费巨大物力和人力才能重建一套高效的回收体系,实现垃圾分类中重要的可回收物部分的回收。


废品回收人的生活和城市建设同呼吸共命运

从1980年代开始的民间废品回收体系,是随着城市的扩展,不断发展壮大的。除了我们平时关注最多的居民类废品,还有大量来自商业、建筑业,不只有可以简单收集的瓶瓶罐罐和纸类,还有大量拆迁、装修、搬家等产生的大件废品。这些废品的回收不只是需要力气,更需要专业的知识分辨,也需要多人的协作才能完成。

在协作的组合上,废品回收人的工作并不被常人所知。但你可能走在人行道上,偶尔会遇到几辆停在路边的三轮车,而且是平板的,有几个人可能正凑在一起打牌。不走进他们你可能永远不知道他们实际是一个回收团队,常年在一定区域流动,回收附近居民和商业部门的废品,帮忙收拾所有装修前要处理掉的物件。这样的工作,往往是一个,或者一对回收夫妻不能操作的。当然,他们有可能一天碰上两家要装修,也可能一天不能开业。除了这样回收组合,你也会经常看到社区里总是有几个年纪大的老人家在翻垃圾桶,从混合垃圾中,搜寻一切可以回收卖钱的废品。除此以外,你还可以看到保洁人员或者收垃圾的大叔们,也会在混合垃圾里捡废品。当然,重要的力量,还有社区里固定的回收点。

在朝阳区北苑路上的回收小团队。

这些人群,组成了源头多元化的废品回收体系,然后他们的废品会被卖到下游的集散市场,进行精细分类和量的集中,最后送到北京以外的回收处理基地再生处理,成为再生资源,回到制造领域。

从1980年代脚蹬三轮车可以到3环到4环间卖废品,到1990年代和2000年前后4环到环之间,脚蹬三轮车变成了汽油驱动的三轮车。2000年后到2016年前后,5环到6环间的大型废品回收市场存在了10多年,成了北京民间回收体系的黄金时期,有的三轮车也换成了小卡车。形成庞大的回收生态网状群落的同时,到2014年前后,北京废品回收高峰期时,回收人群一度达到近30万人,回收了北京城可回收物中的近90%,创造了发达国家都无法企及的回收率。这些回收人见证了北京城市化的过程,地理变迁,在这个体系里的人们都在依靠着城市废品养活在乡下的一家老小。维持生存的同时,对垃圾分类中的可回收物回收做着巨大贡献。

废品回收不只是垃圾分类和资源再生的过程,也是城市发展、环境治理和经济发展,和市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从事废品回收的人们,也不应该被隐形。他们从哪里来,未来会去哪里,都将影响着城市未来废弃物的管理。

过去30年,废品价格,经济形势的晴雨表

一个城市的发展,离不开人的聚拢,北京过去30多年的发展中,废品回收人群的扩大也是随着城市扩张出现的。而城市的发展趋势和形式,经济走向等因素,也决定了废品回收行业的变化,而其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城市的拆建体系。

据1990年代初到北京从事废品回收人的经历来看,从1990年代一直到2008年奥运会前,作为再生资源的废品回收价格,北京的废品回收价格一直稳定上涨。虽然有所波动,但都不是大起大落。和我们回想10年前,或者20年前的物价水平较低一样,1990年代的废品价格也较低。那个时期的废纸价格,徘徊在每公斤2.5角到3角,铁7到8角,铜的价格在20元左右。2000年后,随着经济的不断增长,到2008年经济危机前,各种废品价格增长到历史最高价格,而2008年奥运会过后的经融危机后,各种废旧金属的价格一落千丈,之后到现在的10年里,虽然有所恢复,但再也没有达到过之前的水平。


除了经济危机等经济形势的影响,废品回收和环境治理又息息相关。废品回收人从垃圾中将这些可以回收再利用的部分分出来后,经过精细分类回收再利用。和使用原生资源产生的环境影响来比,再生资源的环境影响还是更小,但废品再生利用过程中不等于没有排放。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城市里形成高效的回收体系同时,再生资源利用环节也同样是市场导向运转的,形成了区域性的再生基地。2011年前,黄河以北最大的塑料再生基地,河北廊坊文安,历史原因,成为最大的塑料再生基地。北京地区回收的所有的塑料,1号塑料以外,都被送到这个小县城中的几个小镇处理,形成了庞大的、家庭为单位的废旧塑料再生处理基地。

历史原因,几个小镇承担了北方地区的废旧塑料处理,但却没有跨越县级政府层面的区域性规划,以及污染控制管理。被指责多年后,文安县无法承担环境治理不当罪名时,2011年7月,文安地区的废旧塑料处理大量被关停。塑料在2000年后逐渐占到废品量的30%左右,但不同于废金属价格的跌落时间轴。除了饮料和水瓶PET外,因为文安回收基地的关停,北京的废旧混合塑料类价格在2011年下半年出现了大的跌落。在这之前,北京的混合塑料价格维持在3.5元左右每公斤,但后端处理被堵死,没有替代规划出现的情况下,北京的废旧塑料回收不但价格大跌,到了1元多左右,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恢复之前的价格。

价格跌落后,影响的不只是回收人和所有从事这个行业人群的收入,还使得塑料回收种类减少。而2011年后,文安的废旧塑料再生处理被关闭近7年,因为没有管理部门主导的塑料再生利用产业基地的建立,废旧塑料的再生处理更加分散和隐蔽了,对于其再生处理过程中产生的污染治理和控制并没有起到积极作用。所以,再生资源处理过程中的环境治理,不能是简单的关闭才能解决问题,要根据现有条件,需要管理部门做出区域性规划和管理。

废品回收的动荡除了经济危机和环境治理,还和城市管理中对废品回收从业空间的布局有直接关系。北京在过去30多年,对于民间回收体系并不友好,除了对其睁只眼闭之眼,有时常常是打压状态。2014年后北京市出台的《北京市新增产业和禁止和限制名录》中,废品回收产业被列入禁止行列。根据目前还在从事废品回收的人来讲,除了2008年的经融危机,北京废品回收最大的重创是2017年冬天的人口大清理。如果说1980年代后,市场导向的废品回收民间体系在没有任何政策和土地使用等支持的条件下生存,那么当2017年北京市人口政策控制出现时,6环内的废品集中生存空间被碾压殆尽。废品回收集散被赶到6环外后,因为土地使用上禁止废品回收产业,6环内收集的废品没有了固定的集散基地,回收的人们胆战心惊的过日子。整个链条上的人,都是今天有地方,明天可能就得搬家走人,生存空间没有丝毫保障。于是,稍微年轻一些的人都离开这个行业,另谋出路。据蹬三轮车的流动回收者们说,2008年前,运气最好的时候,他们团队每天可以挣到1000元,而现在,一天也挣不到200元,而且有时会整天收不到东西。

除了经济危机,环境治理和人口控制等政策变化,国际间的贸易也会影响部分废品的价格。2017年,下半年后,因为禁止国外固体废物的进口。国内再生资源中涨价最多的就是废纸,尤其是纸箱类。从之前的1元每公斤左右,涨到了现在的1.8元左右。

2008年后,废品回收价格打破了正常浮动的局面,出现了频率更高的大涨大跌,这不仅影响着回收人的收入,也直接关系着他们在这个行业,以及这座城市的去留。经历2008年经融危机后,不断恢复的废品价格还没有达到之前水平时,2017年北京的废品回收人群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人口大清理。2017年冬天发生的人口大清理,不只是废品价格下跌,整个城市落寞后人口减少,废品回收量随之减少,还让废品回收人的租房等生活成本增加,更加严重的是回收场地的不稳定大大加剧了人员流失,和回收的风险。

2017年到现在,北京的回收人员流失了近四分之三,原来5环到6环间相对稳定的回收场所,都被赶到了6环外,毫无保障的游击战。

过去30多年形成的市场导向的废品回收体系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只是经济在影响着废品回收行业的发展。环境政策变化,城市管理中粗暴的人口控制等,都是巨大的变化因素。废品回收从未被列入城市规划和管理的基础设施建设行列。

北京大拆大建时代远去,垃圾分类治理背景之下,废品回收如何规划?

过去近40年里,北京人口快速增长中,城市化过程中的拆建,成为支撑各个行业发展的基础之一,废品回收也不例外。但随着城市化步伐的放缓,以及垃圾分类治理步伐的加快,生活源废品成为主流,废品回收作为垃圾分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够成为垃圾分类治理的一部分,将直接影响着废品回收的走向。面对目前大量回收力量的流失,我们应该持有危机意识,排除所有不利因素,将现有的民间回收力量和体系纳入到垃圾分类治理中,并从规划和管理上,给予民间回收行业足够的生存空间,让他们可以继续在这个城市中有立足之地,可以继续发挥专业特长,持续有机会为北京市的垃圾分类做贡献。

我们计划在2018年的最后三个月组织志愿者,形成北京市废品回收调研小组,在这个剧烈变化的时间点,通过周末等时间,实地走访和观察,记录当下北京市的民间废品回收现状。为未来的垃圾分类政策中,如何吸收民间回收力量做准备。邀请您的加入和支持!

※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东西同异】(ID:Liwen-Chen-9230),作者:陈立雯。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